四诩丸子

有需要执着的事。
👇




☁诩/白鹤唳
只写自己想写的故事。


绑定画手:诸葛mi@三沢

想修成文的,但是却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好修的,就这样吧。


——


拍坛携酒,踏夜寻香,觅蹊径,捎一寸灰蒙新月,直往园林深处去。


老早些年托人酿的吊儿醉,如今只剩这最后一坛,月光顺酒窖天顶铺撒,蜡封的红纸面上覆了层寂静的薄灰。沉默半晌,再信手揭去,酒香便盈逸出坛头,只顾前赴后继往酒虫鼻息里钻进,似要掏心挖肺,藉此勾出点朦胧的前尘往事。


可酒鬼不想想事儿。大步流星的步履碾在泥土里,碾碎几片树叶残破的影子,直叫风声呼痛讨饶。绕过一树海棠盛放,抬头一瞧,目光里盛了半轮圆月,哈,是讲夜里一人偷酒饮,竟然也有人要和我抢头筹!




“——要一起饮吗?”

酒坛却是遂心念一动,光明正大往前一...

2018-12-09

恭喜发财

孟高飞X冷秋颜。

满足私欲,更是写给朋友的。


人人都讲,不夜长河的老大地宿,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好运。


不同于当今江湖饭桌上为人津津乐道的那些个所谓的史家天运,亦与被写成小册子传阅的苗疆兔王翻身逆袭小故事没有半毛钱关系。他的好运不需要任何前置,没有杀局,没有叵测,没有经历置死地而后生,五十几年的传奇人生里,一条大路波浪宽,不夜长河老大仔的名号金灿灿挂在头壳,逍遥天的赌坊间还传着他在天下第一刀赌局一票逆袭盆满钵满的传说。


三元想到此处,顿时悲上心头,不由抱住了四喜的手臂嚎啕出声。泪眼朦胧中,他仿佛再次看到自己的老婆本扇着翅膀从天窗飞走的画面,他哽咽了一声,和埋头用朱笔在账本上划拉的拜...

2018-11-12

「玉禾」求不得。


    半意识流。
    张灵玉视角。

    打山门前来了一位僧人。

    一身破落袈裟,补丁像野林石生的青苔,在茜色底上漫开深浅不一的斑驳。眉须长髯尽白,根生在沟壑纵横的深黄色土壤,模糊面目滤过漫长的岁月,每一口吐息都好似化开在夜雨廊堂里飘渺的风。


   一夜秉烛夜谈,他从三省堂里缓步出来,禅杖磕打汉白玉的阶梯,一声,又一声。他嶙峋掌骨隔着薄薄皮肉覆在我尚且稚嫩的手背,一句求不得淹没在阒夜的五更钟里。再恍然间稽首作别,僧人已去,身影渐远。唯剩...

2018-02-26

送别

大概算是一个戚棠短打吧。不过没啥cp向,当小日常衍生看…
小不丁点小棠第一视角。

——————

“小光,小光,你来!”

狐裘里,他的手心是温温软软的。

我去寻他,一溜从院邸里跑到他的门口,撞在他府里新年贴的窗花儿上,门滋溜开了,露出张讶异的白皙小脸。我去牵他,把他手里的大狼毫扔到桌边的墨砚里,把他宣纸上的天道酬勤的州糊成了一朵墨色的海棠。他的字儿好看归好看,可我现在不想看他写出师表!他把狐裘套在身上,闷在领子里的脸看起来阴晴不定,他没说话,我知道他肯定不想和我说话,不过我不在乎。我现在要带他走!他迟疑了下,到底没挣开我牵他的手,我乐了,止不住地笑,把老爹打的裂开嘴角扯到了,哎哟…好疼。...

2018-01-21

【也青】绷带

  给也青交党费。(跪地)

  纯洁友谊(?)向,清水,cp无差。

  大概是看了漫画这几期之后的妄想,流水账小学生文风,全文主旨私心就一个,青仔不哭也总疼你(??)

  爽文一波天马行空,绝对是糖骗你是猪!!

  好了不废话了放文!!


  ————————


       接到诸葛青视频邀请的时候,王也正在吹头发。

  

  2.3X1.8的大床,白花花的棉被被湿漉漉的脚丫子踩得皱皱巴巴的,一看就是经过了这个房屋的住客相当不走心的对待。屏幕又晃了一下,诸葛青只来得及从那短暂的一秒里瞄到了一边拉开的...

2017-12-15

© 四诩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