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诩丸子

有需要执着的事。
👇


一人之下杂食。
王也,张楚岚中心。
少锦棠亭,戚棠。

送别

大概算是一个戚棠短打吧。不过没啥cp向,当小日常衍生看…
小不丁点小棠第一视角。

——————

“小光,小光,你来!”

狐裘里,他的手心是温温软软的。

我去寻他,一溜从院邸里跑到他的门口,撞在他府里新年贴的窗花儿上,门滋溜开了,露出张讶异的白皙小脸。我去牵他,把他手里的大狼毫扔到桌边的墨砚里,把他宣纸上的天道酬勤的州糊成了一朵墨色的海棠。他的字儿好看归好看,可我现在不想看他写出师表!他把狐裘套在身上,闷在领子里的脸看起来阴晴不定,他没说话,我知道他肯定不想和我说话,不过我不在乎。我现在要带他走!他迟疑了下,到底没挣开我牵他的手,我乐了,止不住地笑,把老爹打的裂开嘴角扯到了,哎哟…好疼。

“小光,小光,你和我来。”

我牵着他,从雕梁画柱下面蹲着小碎步溜过去,躲掉在小花园里麻雀一样围着扯谈的婢女,从后门走,门口的守卫正巧打了个大呵欠,慢一步跟过来的小光没被发现。

今年的春天来得比任何一年都早,新桃还没换旧符,端月一到,天气就暖啦。街上张灯结彩的,小摊小贩吆喝声和说书的声音此起彼伏。红色的灯笼挂了一串儿,里头的烛火和风悠悠地荡,光亮亮的,一直通到老远老远的看不清的未来去。我忽然有点不高兴,可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娘说,不高兴的时候就买点好吃的转移注意力。卖糖葫芦的大叔问我要三个铜钱,我把口袋里七个都给了他,给小光那串最大的,小手一挥,不用找了!然后继续赶路,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

“小光,小光,你跟紧我,马上就到目的地啦!”

糖葫芦有点大,塞在嘴里鼓鼓囊囊的,扯得嘴角好疼。龇牙咧嘴的蹦上台阶,糖皮儿咔嚓被我咬碎了,酸酸甜甜的味道,我感觉心情好像突然变好了,于是我哼起了歌。小光的手掌是挺大,我牵着他的手和他把我的手包着似的,不过他掌心没我暖,嘿嘿!四九城城楼的台阶真是又臭又长,还高,每次爬上去我都气喘吁吁的……

小光还是小光厉害,不带喘的,以后我也要努力,要和他一样上五楼不费劲儿。

“呼…呼…,我们,到了……”

撑着膝盖喘了好久,我终于能说清话了,好累,果然对于六岁的我而言还是太过沉重……

“在这个地方,能够看到大半个四九城,是我第一个发现的!”

我牵了他来看,脚底踩着三四砖瓦,头顶着万千星河。高空的风呼啸着,把我的鬓发刘海吹得老高。我伸出食指,指引他视线从墙头望下去。静谧皇城守卫戒严,万家灯火闪烁明灭。放飞的孔明灯照晃好奇的眼,初开的第一树海棠在一轮明月下,占据了这大千世界的颜色里最明媚的一尾。

我伸手,接住了风送来的那粉色中的一片。

“漂亮吧?我忍了好久,想等府里的街上的山上的西府海棠都开了,漫山遍野都是花儿,我再带你来看,吓你一大跳。可是我没想到,你是真的要去边疆参军了,我是真的没想到…”

早知道那晚就壮着胆子去茅房了…

“不过还好,好歹还有一棵…有一棵,就不算丢人。”

“——小光。”

我走到墙边,背对着他,手正正规规拢在背后,学着爹的站姿正正规规站的笔直,咳了一声,压低了嗓音说。

“我听鸡仔说了,你这一去……可能就是一两年,好几年,还有可能是好几十年…,可能到我们都长得一般高了,我们才能重新见面。”

以后就没人陪我玩儿了,没人陪我逛后山,逃私塾,帮我逃训打掩护了,你那支拔了毛的箭我给你黏好了,不过它还是不够牢,老掉。

“所以我想,作为好兄弟,这个好地方,还是要和你分享一下的,这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我爹送他好兄弟那些话,又长又难,我没记得全,只记住一两句。”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我回头去看他,黑色狐裘里的他长身玉立,拔高的个子显得他好瘦,都不像记忆里的他了。他的表情好呆,拿着糖葫芦的样子,可傻可傻了。我想笑他,可是他这个样子,分明是下一秒就要哭了。

哭什么,羞羞脸。
我还怕你把我忘了呢。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祝你,武运昌隆!”

我大声说着,生怕这句记得最牢固的被大风吹跑了去。不过他们都是要去的,我拦不住。就和终究要谢的棠花,终究要化的白雪,终究要远去的马蹄。我拦不住,我都拦不住。



小光笑什么呢?

真奇怪。

这两句古诗,一点儿也不押韵。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6 )

© 四诩丸子 | Powered by LOFTER